双性人参加奥运项目,是该去男子组还是女子组?

栏目:文章 发表于2016-09-09 14:35查看:
自2009年田径世锦赛赢得女子800米冠军后,南非名将塞门亚的性别就备受质疑。今年的里约奥运会,她将再次出战女子组比赛,这让她再次成为话题焦点,澳大利亚的田径教练甚至直言“这不公平,太荒谬”。 塞门亚今年2 ......

自2009年田径世锦赛赢得女子800米冠军后,南非名将塞门亚的性别就备受质疑。今年的里约奥运会,她将再次出战女子组比赛,这让她再次成为话题焦点,澳大利亚的田径教练甚至直言“这不公平,太荒谬”。

双性人参加奥运项目,是该去男子组还是女子组?

塞门亚今年25岁,来自南非,之前2009年、2011年世锦赛上分别获得金牌和银牌,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获得银牌...是南非的田径名将,在2009年的田径世锦赛上,她获得了女子800米的冠军,但是赛后她的性别却遭到了质疑。塞门亚的长相酷似男性,之后的性别检测结果也确实显示她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器官,是一名双性人。

虽然不是一名100%的女人,但是塞门亚的奖牌还是被保留了下来。此后他还获得了2011年田径世锦赛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800米的亚军,无一例外的,每次比赛后她的性别问题都会遭到质疑。

双性人Semenya

在2015年底,塞门亚和女友完婚,这个婚礼也成为她更像男性而非女性的证据。不过塞门亚依然获得了南非田协的支持,并在今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参加女子400米和800米两项比赛。

双性人Semenya

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,每次她参加比赛,都会引发双方的争议:

一方面认为:她应该被允许参赛。这正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体现。

而另一方面认为:因为她体内过量的睾丸酮,她有了正常女性无可比拟的肌肉和优势。 如果她的任何一个对手,被检出有如此含量的睾丸酮,都会被以试用违禁药物而被禁赛... 然而只是因为她是自身体内分泌的,如此高的含量就能被允许么?

如果她不被允许参赛,那在很多人眼里,这是一种歧视。毕竟这不是因为她自身的过错。

然而如果她被允许参赛,这是否成了规则的漏洞,让以后出现更多的这样“雌雄双性”的选手,而让田径场被这类选手所称霸?

其实她的参赛性别问题一直是很多赛事头疼的问题。

最早这个问题被人们所知是在2009年的柏林田径世锦赛上。

当时,她以绝对优势夺得800米冠军,但是拿到金牌后不久,她是双性人的秘密很快被人曝了出来。

之后,她被迫经历了一系列的性别鉴定检测,检测结果显示,她确实是双性人。

但是,如果每一次大家对结果有怀疑,运动员都要被做性别检测,那运动员的隐私何在??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2011年,国际田径联合会发布了一条新规:

一名运动员能否参加女子比赛,以体内睾丸酮的含量作为标准。如果女性运动员有高于常人的睾固酮值,她需要吃药把它降下来,降到正常女性的水平后,就可以参赛。

虽然不情愿,但是规矩就是规矩,那阵子Caster也开始吃药降睾固酮值。

很明显,睾固酮值的下降对他比赛的表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她的肌肉开始缩小,赛场上的表现也大不如前。

在2011年和2012年的赛场上,她都只拿到了银牌。

对于这一切,她选择了沉默。

然而,后来另一位相同状况的印度运动员Dutee,对这样的规则提出了质疑和上诉。

她认为,国际田联这样用睾丸酮含量来判断能否参赛的规则并不合理,她和印度政府联合把上诉申请提交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。

去年7月,仲裁法庭裁定: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雄激素过多症与运动员的表现有直接关系,因此取消了之前国际田联发布的这项新规。

这就意味着,Caster不需要在吃药降低自己的睾固酮值。

停止服药,她的肌肉回来了,她的竞赛表现也达到了巅峰水平。

此前,印度的短跑运动员昌德也有类似的情况。她也因为高雄激素血症,性别遭到质疑,国际田联在性别检测中无法判定她的激素让她更偏向男性还是女性,最终给了两年的禁赛处罚。但去年体育仲裁法庭暂停了这个2年的禁令,允许她再次参赛。昌德的律师也在辩护称阻止她利用遗传基因上的优势是一种歧视。

塞门亚的情况与昌德相似,上天给了她这样的条件,她在无法被证实为100%的男人或者100%的女人的情况下,有权选择参加男子或者女子组的比赛。只是鉴于男女之间身体上的差别,作为女选手,当你的对手是这样一名“双性人”时,自然会感觉不公。

因为染色体异常,她生下来就没有卵巢和子宫,有隐睾。正因为如此,她患上了 hyperandrogenism -- 雄激素过多症。

这样的病症,会让她的身体分泌过量的雄性激素。虽然Semenya在社会上把自己当做女性。但是从医学上,医生通常把患上类似病症的人称为hermaphrodite -- 雌雄同体。